<acronym id="voml2"></acronym>
  1. <input id="voml2"></input>
    <label id="voml2"><rt id="voml2"><legend id="voml2"></legend></rt></label>
    1. <input id="voml2"><acronym id="voml2"></acronym></input>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咨詢中心 >行業咨詢

      “無廢城市”建設試點引領固體廢物產業發展新機遇——專訪中國環境保護產業協會固體廢物處理利用委員會秘書長李金惠

      發布時間: 2019-10-10 信息來源: 瀏覽次數:

      微信圖片_20191010101907.gif 

      微信圖片_20191010101912.jpg

      微信圖片_20191010102734.jpg

      當前,“無廢城市”建設正在各個試點城市穩步推進,產業界已經聞風而動,不僅固體廢物處理利用等環保類企業紛紛布局,不少“跨界者”也已開始謀求各種形式的合作,在設施建設、管理運營、智能硬件等方向上尋找突破口。“無廢城市”建設究竟會給固體廢物處理利用行業和企業發展帶來怎樣的機遇?相關細分領域的發展還需要哪些政策完善?為此,本刊日前專訪了長期關注研究“無廢城市”建設的中國環境保護產業協會固體廢物處理利用委員會秘書長李金惠。

       

      01

      需求帶來市場規模、投入的擴大,

      企業發展將獲更多機遇和助

      《中國環保產業》:繼全國46個垃圾分類重點城市后,今年5月起,“11+5”個“無廢城市”建設試點也陸續展開,目前這兩項工作的進展如何?是否能在城市建設管理尺度上進行統籌考慮?

       

      李金惠:眼下,“11+5”個“無廢城市”建設試點實施方案已通過生態環境部會同“無廢城市”建設試點部際協調小組各成員單位組織的評審。但這個評審是在專家層面的,各試點城市及地區需盡快修改完善實施方案并印發,邊實踐、邊總結。

      垃圾分類相關工作起步比較早,很多城市通過試點方案或者是立法的形式,展開了各種形式的探索。坦率地講,受限于居民生活習慣,成功模式仍有待探索。當前,很多城市在“無廢城市”建設中,已經將垃圾分類作為其中一項重要內容,進行統籌考慮和系統設計。這對于垃圾分類相關規劃的實施以及基礎設施建設的推進,將有比較顯著的推動作用。

       

      《中國環保產業》:在“無廢城市”建設的背景下,固體廢物行業未來發展趨勢如何?發展機遇主要體現在哪些方面?

       

      李金惠:“無廢城市”是一種以固體廢物減量化、資源化、無害化為目標的城市管理和治理模式。長期來看,我們希望他成為一種城市綠色發展的模式、一種新的經濟體系和社會發展模式,從根本上解決自然資源瓶頸,以及廢物處置對稀缺土地資源的占用問題。

      城市全市域(包含農村)固體廢物綜合系統管理方案的內涵非常豐富,涉及的領域非常廣泛。其中,固體廢物源頭減量,在工業端不僅包括清潔生產,還包括產業結構調整,落后產能、落后工藝裝備的淘汰;在消費端,包括綠色消費、可持續消費等;此外,生活垃圾減量、綠色產品設計、綠色包裝應用等也是重要的減量手段,進而帶動社會生產消費各環節的綠色發展。

      具體到資源化和無害化,特別是資源化方面,就會直接帶給固體廢物處理利用行業比較大的發展機遇,這是毋庸置疑的。

      首先,由于固體廢物資源化缺乏相關標準、規范,以前相當數量的固體廢物資源化利用,無法實現從產物到產品的轉化。這類項目不僅立項困難,相關的法律環境風險也非常大。今后,通過“無廢城市”建設的引導和鼓勵,相關細分領域可以不斷提升標準化規范化發展水平,相關的固體廢物綜合利用項目尤其是一些環境風險較小的項目可以率先得到進一步發展。

      由于固體廢物及其資源化利用產品的品種類別非常多,現有的法律法規不可能面面俱到,這需要依靠一些試點示范逐漸去解決企業發展中的瓶頸問題。通過建立健全適合于固體廢物資源化利用的國家和地方政策法規、標準體系,相關細分行業的市場會得到激活。

      其次,過去未能實現規范處理、進行簡單堆放填埋的固體廢物,將面臨規范化處理的要求,很多存量的固體廢物處理需求將被釋放,相關城市在固體廢物資源化利用領域的投資速度和規模都將進一步提高。

      基于此,對于再生資源企業的發展機遇更為明確,相關領域包括城市礦產、工業固體廢物處理處置、再生資源回收系統,危險廢物處置設施建設與運營,固體廢物智能化收集和處理處置系統,農業秸稈生物質清潔化利用,畜禽糞便、建筑垃圾資源化利用的設施建設等。

       

      《中國環保產業》:《“無廢城市”建設試點工作方案》中提出了“無廢城市”建設的試點目標,其中產業目標是指要“培育一批固體廢物資源化利用骨干企業”,這一目標將如何實現?固體廢物處理企業又面臨哪些機遇與挑戰?

       

      李金惠:無論是從規范化、標準化水平的提高,還是市場規模的擴大,“無廢城市”建設對于行業和企業都是利好的政策,固體廢物處理市場將得到多方面的培育。對此,有不少企業已經有了認知和準備。

      一方面,相關市場需求、投入一旦獲得比較大的增量發展,意味著企業成長的空間也就更大。規范化的資源化處理利用產業規模將成倍增長,小型和不規范的處理利用進一步萎縮。另一方面,不少企業不再是孤軍奮戰,將獲得政策、技術、行業更多的助力。

      以前不少企業特別是固體廢物資源化利用企業屬于單打獨斗,能在行業內外獲得的技術支持也非常有限?,F在在“無廢城市”建設試點的推進下,整個行業的專業力量都在圍繞相關問題進行研究,便于信息的獲取、交流以及成果轉化。同時,企業此前需要自己去協調溝通,現在是試點中地方政府統一規劃推進基礎設施建設,企業省去了大量的前期工作,可以專注在項目建設運營上。這些都將大大節約企業的時間和成本,為企業加速成長創造良好的外部環境。

      當然,也要看到,市場需求擴大、領域擴展和突破帶來的技術挑戰也是比較大的。“無廢城市”建設對于固體廢物處理處置的技術要求,特別是環境保護方面的要求會越來越高。固體廢物資源化利用的產品,如果作為原材料要讓社會普遍接受,那首先就要做到再生產品的品質和風險可控。固體廢物資源化利用從相關標準體系的研究制定,到經濟可行的技術等,都需要進一步的探索。

      比如水泥窯協同處置危險廢物生產熟料的相關標準、技術規范已經制定出臺,但其他資源化路線如再生磚塊、骨料等,還沒有標準體系,特別是出于人體健康、環境安全的考慮,還缺乏相應的評估檢測標準等,相關的控制指標和限值確定,還需要深入系統研究。

       

      02

      完善環境經濟政策是剛需,政策導向和

      經濟杠桿助力釋放更多市場活力

      《中國環保產業》:從固體廢物處理“供需”角度,如何真正激發生產(產生)端、處理企業形成規范處理處置的良性循環,真正把理論上的處理需求切實釋放,有哪些政策工具可以使用?

       

      李金惠:一方面,在前端要進一步落實從“誰污染誰治理”轉變到“誰污染誰付費、誰負責”。在固體廢物特別是此前大量積累的工業固體廢物處理處置領域,要切實推動規范處理,既要有政策導向,比如不再允許長期堆放、簡單填埋;同時也要在地方實踐中開展政策試點,例如擴大環境保護稅的征收范圍,對工業固體廢物征收環境保護稅,給企業主動處理的壓力和動力,同時環境保護稅也是相關資金投入的重要來源。

      “無廢城市”建設進程中需要經濟政策體系的支持,需要建立可持續的資金池和投入機制。其中,環境保護稅的實行對工業固體廢物處理能夠發揮積極推動作用。建議各試點城市根據各自固體廢物管理領域中最為突出緊迫的問題,研究探索環境保護稅征收擴大范圍的可能。

      另一方面,要增強政策供給的有效性,激發市場主體活力,建立固體廢物處理利用企業的鼓勵和支持機制。這包括資源綜合利用增值稅優惠政策要進一步得到落實;工業固體廢物資源綜合利用評價機制要得到進一步的細化。同時,探索發展綠色金融,加大對畜禽糞污、秸稈綜合利用生產有機肥的補貼力度。在綠色消費領域,探索實施建筑垃圾資源化利用產品的強制使用制度,擴大政府綠色采購中循環利用產品的種類,推廣新型墻材綠色建材應用等。

       

      《中國環保產業》:一方面,我國普遍還沒有建立系統的城市廢棄物分類體系;另一方面,我國民間的回收歷史悠久,有業內人士認為回收率并不低,那么,當前我國的城市廢棄物的真實回收水平到底處于怎樣的?

       

      李金惠:和歷史發展相比,我們城市廢棄物的相對回收率肯定是下降了。大概十年以前的一段較長時間里,我們城市里能回收的,基本都得到了回收,真實回收率是比較高的。一方面是因為當時資源利用、原材料補充的需求存在;另一方面,很重要的是,當時城市中有一批專業從事廢棄物分類、回收、流通的人群。

      而回收率逐步下降的原因,也和上述兩方面有關。首先是廢品價格不斷降低,其次是廢舊資源回收群體的生存狀況越來越差,這都導致城市廢棄物中可回收的部分沒有得到充分有效地回收,更多流向終端處置環節,比如填埋、焚燒等。

       

      《中國環保產業》:目前垃圾分類推進的過程中,實施的難點和瓶頸在哪里?監管成本居高不下的難題是否能用智能硬件和互聯網等信息手段去緩解?業內有觀點認為,應由企業等市場主體主導垃圾回收,對此,您怎么看?

       

      李金惠:無論是在哪一端進行垃圾分類,更為重要的是基礎設施要適配。這個基礎設施不是指小區里多放幾個垃圾桶,而是具體細化到一個居民區,要配置足夠的生活垃圾集中投放、分揀、打包的場所和硬件,要配備必要的運行管理人員;要有與垃圾分類種類、規模相匹配的分類運輸能力以及后續的分類處理處置消納設施等。

      這其中,一些創新的技術手段、硬件和模式會發揮積極作用,但最為核心的還是一整套匹配的基礎設施建設。

       

      《中國環保產業》:“無廢城市”建設中,餐廚和建筑垃圾的資源化利用是重要課題。此前,國家和地方也進行了一批餐廚垃圾相關試點實踐,上海等地已經規劃了建筑垃圾回收利用處理廠。但這類資源化利用的處置路線也面臨著產品的銷路和去向問題,有哪些政策和市場工具可以用于推動相關產業的蓬勃發展?

      李金惠:比如對生活污水污泥生產有機肥、餐廚垃圾資源化利用產品的應用,相關部門的政策不松口,實際上根本原因就是資源化產品達不到流通商品的產品標準,或者相關的產品標準沒能制定出來。如果一條資源化產品的道路確實長期走不通的話,那就必須轉換工藝路線。

      建筑垃圾、裝修垃圾目前已經是單獨收集的,但后續要實現回收利用、產品化還面臨著一些挑戰。首先是要明確政策導向,如果地方政府仍舊允許填埋,或者相關資源化產品賣不出去或者價格很低,那么當地勢必仍然會主要采取建筑垃圾堆放的方式。但如果政策上禁止堆放,或者利用價格杠桿發揮調控作用,那資源化利用的優勢就會比較明顯。當然,相關的建材綜合利用產品的標準體系也要跟上。建筑垃圾處理的關鍵是要建立收-運-處一體化的管理模式,強化從建筑垃圾產生源頭由建筑垃圾處理企業進行分類和就地利用,按工程棄土、輕物質料、混凝土、砌塊磚瓦類分別投放并分類運輸,如此才能提高后端綜合利用產品的品質;此外,對于滿足相關標準的建筑垃圾再生產品,要有強制使用的市場激勵政策,納入政府綠色采購、在政府工程中進行使用。

      炸金花安卓版